成人电影app叫荔枝什么

、05412逻辑有问题

段严周“是的我的感觉是这样。不过作为一个练气期我在任何职业上都还没有入门,连最底线的入门标准也还没有达到,所以我说的不代表儒修的判断。”

罗劲咏“我看你挺能代表的了这模模糊糊的说法,太儒修了。”

谢景毅“偏见。”

罗劲咏“专心追师父去别师父还没得罪完,你就开始得罪其他道友,出事了都没人给你撑腰。”

谢景毅“我母亲赢不了你吗”

罗劲咏“看你从哪个方面说,我和元憬的擅长方向不同。”

谢景毅“哦就是你与我母亲战斗没有明显优势那你肯定打不过我父亲,所以我得罪你不要紧。”

罗劲咏“你的逻辑真的有问题。我和元憬的实力对比推不出我对上谢秦魏的战斗胜算,而且我与他们俩都是金丹期即使我略弱于他们也不影响我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小收拾你一顿。比如现在我打你一顿他们来得及阻止最多过后报复。而如果我将打你的原因说清楚、让他们承认我打得对,他们不仅不会报复,还可能会感谢我让你受到了教训。”

罗劲咏“不伤筋动骨地挨同门前辈一顿打总比哪天死在外人手中强。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谢景毅“最好既不挨同门的打也不被外人杀。”

罗劲咏“那你就要自律别惹你惹不起的人。”

极品性感美女清凉迷人

谢景毅“同样程度的惹,有些人不会与我计较,有些人会计较得很严重我会学习分辨我惹的是哪类人。”

罗劲咏“惹了以后才分辨”

谢景毅“实践出真知。有时候连看别人惹也不够,是必须自己亲身经历。”

罗劲咏拒绝再与谢景毅交谈,而对着段严周感慨道“师徒啊,有时候真的太像了,尤其是缺点,简直一模一样。”

段严周“有时候是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像有时候我们也会看到师徒具备同样的优点,或者各自具有方向不同但同样层次的优点。”

、05413外行

罗劲咏改为搭理伯螺“小姑娘,我们聊聊”

谢景毅“应该好好叫道友,你并不比她修为高很多。”

罗劲咏没稳住又接了谢景毅的岔“跨了大等级就是高很多。这是修真界的常识。”

谢景毅“筑基初期也比练气巅峰高很多吗”

罗劲咏“当然。那是质变的坎。你现在立刻筑基,然后过几十年就能深邃刻骨地懂了。”

他要是因为你的怂恿而在当前这身体年龄筑了基,过几十年他非挖空心思地整到你跪不可如果几十年后他还没有这个实力,那么就等几百年,反正这仇肯定是要报的。

谢景毅“如果不谈恋爱、不与人发生性关系,是不是早一些筑基、限制了身体发育,也没影响小孩子的身体不影响修炼进度对不对”

罗劲咏“啊,实例证明不影响。比起那个来,你这话的内容,是不是太早熟了”

谢景毅“会吗”

罗劲咏“以谢秦魏的风格,言传身教下来,可能也不算”

罗劲咏说完绕了半个圈,让身处飘荡队边缘的伯螺位于了他和谢景毅之间。

伯螺看完罗劲咏的移动,又看看谢景毅,然后微垂下头,不吭声。

罗劲咏“这位茶修道友,不用这么拘谨。虽然飘荡队里现在暂时似乎只有你一人与云霞宗关系很但以裴二公子的捡人方式,可能你很快便会有同伴了。作为比他们先加入飘荡队的老队员,你可以从现在便开始培养鄙视后来者的仪态。”

伯螺“你知道我吗”

罗劲咏“知道啊。不仅知道你与裴二公子参加过同一个比较大型的活动。你在其他地方也挺有名的。最占卜师的茶修,以及,最茶修的占卜师

。而且还是个美人。”

伯螺“我不是占卜师,连兼修都算不上,我只是天生能看到一点未来,却不是真正的未来。”

罗劲咏“不用解释,反正我也不懂占卜师。你再解释下去说不定我就要很外行地反问一句占卜师不就是干的预言未来的活吗”

伯螺“很外行”

、05414猜测

孙泗骁前辈“小姑娘,为了交换片段的未来,你付出了什么代价”

伯螺“不是不是片段,我也不觉得我付出了代价,我只是被困住了。”

孙泗骁前辈“那就是代价,傻姑娘,你看到的未来终是虚影,你在虚影中徘徊之时又模糊了现在,于是你什么都抓不住,甚至抓不住自我。你自己,就是代价。”

伯螺视线落到孙泗骁前辈脸上“您是说,我用我自己,交易来了不成立的未来预言”

孙泗骁前辈“可能不是不成立,但也肯定不是都成立。”

伯螺看了我一眼,又很快移开视线,说“其实”但没有说下去。

我“我是穿越,你是重生”

伯螺呼吸一紧。

孙泗骁前辈“你重生前的世界没有裴林于是你重生后看到的所有与他相关的事情都与你重生前的不一样了而且随着裴林影响力,也就是沙盟影响力,的扩大,与你上辈子不一样的地方越来越多,导致了你的茫然”

我“我觉得伯道友重生前的世界也有我,只是那一个我的做法、选择以及导致的后果,与这一个我不一样那一个我没有穿越者的灵魂其有的是另一个灵魂”

我“也有可能,伯道友不是重生,而是穿书你看过一本或者一系列以我们这个修真界为主角的书,你了解了书上很多人的事迹、想法、弱点,所以当你穿到这书中后,你便拥有了你知道上帝视角这个词吗这里的上帝与我们这个修真界里说的上帝不是一个意思。”

伯螺没有应声。

我“再或者,你依然是重生,但在重生前,在你的上辈子,你的驱壳并不是伯螺这一个,你曾经是一个游魂,能附体他人,附体时能看到那人的人生轨迹。你附体过很多人,知道了很多秘密,于是当你跨越时空附体到位于过去的一个婴儿身上再也离不开后,你一边被迫重新长大、强大,一边利用了你曾经附体的收获。”

孙泗骁前辈“这个猜测不现实。能到处附体的游魂,灵魂强度极高,断不至于这么多年了还没有结丹。”

、05415个体与团队

我“伤得太重呢或者那游魂附身的其实是一个本该死去的人”

孙泗骁前辈“将死化为生,确实是需要付出惨烈的代价,但那种情况,她又不太可能筑基成功,更不太可能有闲心满世界刷没有实际价值的声望。那样的她要么会陷入绝望的深渊抑郁而终,要么会变得疯狂赌一切可能。二流门派的舞台对这种存在而言太小了。”

伯螺总算听不下去地参与了我们的话题“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严重。”

谢景毅“不是想象,是恶意编故事。”

孙泗骁前辈“谢景毅,裴林驱赶不了我,但我随时可以把你扔远。说吧,你希望我把你扔到哪个坐标”

我“安起见当然是云霞宗坐标。”

孙泗骁前辈“当我把谢景毅扔回云霞宗时,我的灵力自然会延伸一些入云霞宗,然后你便可以鼓动某人抓住我的灵力,把我整个人拽回云霞宗或者你的灵宝已经具备了这种功能,正好拿我当一次试验品看看效果以备将来更有效率地使用”

孙泗骁前辈“这技能可以用来送需要帮助的友方回云霞宗得到帮助,也可以送不好处理的敌方入云霞宗高危区域使被群攻”

我“高危区域是指哪里对付外人肯定不该是戒律处,一般的敌方

也不涉及讨债问题,所以,要出动日常几乎没有存在感的战争机器了吗”

孙泗骁前辈“那玩意日常不叫没有存在感,而是根本没有成形,只是有那么一种组队方式,在需要大规模进行对外战争的时候才会组织弟子们集结起来。”

我“也是。修士们日常几乎天天都在战斗,战斗素养还是很高的,人人都可以参战,虽然团队协作能力比较堪忧,但别家修士基本也是这么个堪忧样,临时组织也能对外打得不落下风。最重要的是,修士的修炼方式每一个人都独一无二,不可能大量聚在一起用军队的方式来训练,那会扼杀修士的发展。”

修真理念总体来说很偏独、偏个人,修士们不是不知道良好的合作能发挥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但修士对此的实施方式最多也就是多人结阵了。二人阵、十人阵、百人阵,通常千人阵便是让人震惊的大阵,而万人阵从古至今的案例掰着手指便能数清,但凡人界,万人的军队,在国家级别的战略中,只能说具备了出战的底线规模,而在修真界与凡人界两界级别的战略中,底线规模必须起码再上升一个量级。

作者有话要说意思是,接下来一个月的评论模式从公开转为了私信又是这么毫无预警的

行吧,虽然无法愉快看评了,但还是祝大家能愉快看文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