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插得深的姿势

♂? ,,

“虽然没这么夸张,但我觉得也没差到哪了……”

闻言,柳清秋却忍不住浅笑一声,道:“这里毕竟是平城,北方最大的幸存者聚集地,同时也是华国政府驻扎地,有太多不得了的大人物潜身于这座小小的古城当中,也许那些从身旁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其中就有曾经的高级将领,也许一名在摊贩前讨价还价穿着破烂的汉子就是一名四段五段的超强能力者!在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小心行事总是没错的,我知道很厉害,但有些时候,力量并不能帮解决一切问题,特别是像这次还是去找方教授这种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事先的规划一定要足够谨慎细密才行!”

“行吧,既然们都这么想,我也懒得解释了……”

见柳清秋点头了、甚至还又着重跟自己提点了一遍平城的具体情况,林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眉头一皱,问道:“不过有一点我倒是挺奇怪的,这里是平城,算是们自己的地盘,我们之前关系也就一般般,甚至严格来讲我还虐待过们母女呢!可怎么这次一见,还会这么热情的帮我出谋划策?我说——”

“是想问我是不是本性难移,又对起什么歪心思了?”

不等林城说完,柳清秋便轻轻摇了摇头将他打断了,“应该搞清楚一个事实,我承认我的心机比一般人来的重,但从始至终,我动这些心思都只是为了自保罢了,从没有主动害过任何人!我算计关鹏是想借助他的能力帮我们家渡过难关,而那……那什么也只是想试试看能不能让帮忙带着我们找到我丈夫!况且说句不好听的,现在的已经没有任何可以让我图谋的地方了,在这个古城里,只依靠天豪集团的影响力就足以让我办成大部分的事情了,至于天豪集团无法办到的,就更办不到了,我帮纯粹只是为了报答在云阳市对我们母女的帮助罢了,虽然过程不太愉快,但救了我们却是事实,仅凭这一点,我动用一些我手头的资源帮解决一些麻烦都是应该的,根本不必多想,明白吗?”

“唔……”

听完柳清秋这番话,林城端着下巴思忖了片刻,忽然发现,这个女人现在的确没必要再算计或利用自己什么了,现在她已经可以算是平城土皇帝级别的人物了,自己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说难听的,若是真想在这里好好混的话说不得还得看人家的脸色呢!

“是我自作多情了……”

想通这些后,林城也没有矫情,很是干净利落地道了声歉,“不过希望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充满了算计和危险,若是想要比别人活的更久,对事情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

“这个我当然理解,也不必道歉,就像我刚才说的,是我跟灵儿的恩人,其实方教授也算是我们的恩人,现在竟然有急事找方教授,于情于理我都需要尽一份自己的能力来帮助们。”

似梦般的少女花样蕾丝尽显娇媚姿态

听得林城的道歉,柳清秋终于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家伙的变化实在大的惊人,以至于刚才心中被对方质疑所生出的不满瞬时间便烟消云散,甚至还不得不大度的表示自己并没有生气……

“行了,咱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就别在这端着来端着去了,接着刚才的计划我们继续聊——”

摆了摆手,林城从兜里掏出烟盒,先是向柳清秋示意了一下,见她轻轻摇了摇头后便自顾从中抽出一根点燃,深吸一口后说道:“若是动用手里头那条暗线的话,成功的概率大概有几成?”

“这个我无法统计,但只要没有遇到大的变故,况且也只是给关鹏口头传达一个信息而已,应该不会很难,难的是如何找到他!”

闻言,柳清秋微微皱了皱秀眉,略微思索了片刻后回道。

“恩……”

听到柳清秋的话,林城一边抽烟,一边皱着眉头思索这件事的可行性,从末世降临的那一天开始,除了游珊以外,这还是他第一次将重要的事情交给别人去做,对于他这种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的人来说,这其实已经算是跨出了一大步,毕竟末世当中的变数实在太多,若是想办妥一件事,最好的办法就是亲自出手。

可就像柳清秋警告自己的那样,这个平城不同于任何一座他所见过的安区,无论从规模人数还是高段能力者的数量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虽然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但这次所要办的事情毕竟非同小可,万一不小心打草惊蛇的话,那他千里迢迢赶来燕京就等于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行,眼下也只能这样了,希望那条暗线足够可靠,不然的话,即便再麻烦,我也只能亲自出手了!”

思索了半晌,林城最终决定相信柳清秋一次,平城的水太深了,他现在势单力薄,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他实在不想再跟蓝海基地那次一样跟这种庞然大物贸然开战。

“恩,放心,虽然我一直强调事情不简单,但我手里的那条暗线也不是吃素的,只要行事的时候足够小心谨慎,这件事成功的概率还是很大的,只需要耐心在这里等待就可以了!”

见林城终于点头了,柳清秋也不禁松了口气,自从到达平城并遇到一系列的打击之后,她已经很久没有对某件事情上过心了,而林城的到来则激起了她沉寂已久的心,第一次让她有一种自己还活着,甚至还被人所需要的感觉,所以她很想把这件事办成,一方面可以让她为自己找点事情做,另一方面也能报答一番林城和方修诚之前对自己的帮助。

“呼……”

将这件事交给柳清秋处理后,林城忽然感觉一阵轻松,抬头看了一眼正伏在桌上奋笔疾书写着什么的柳清秋,忽然问道:“既然咱现在同在一艘船上了,那我是不是以后在外面碰上什么麻烦了,就可以直接报我是柳派的人了?”